阅读历史
换源:

第三百零八章 李世民逝世

作品:乱世丽姝|作者:秋茉莉|分类:历史军事|更新:2019-12-03 12:02:05|下载:乱世丽姝TXT下载
  公元650年1月,天使公司研制的第一架时速700千米的涡轮螺旋桨飞机,在天使公司长安阎良飞机制造基地试飞成功。

  虽然第一架飞机试飞成功,夏雪很高兴。不过到了公元650年,夏雪知道李世民已经52岁了,这在史书上已经是李世民的死亡时间了。夏雪不由万分紧张。在李世民45岁以后,夏雪就集中力量研制出了降压药和治疗痢疾的药,因为降压药有一定副作用,夏雪到45岁以后才让李世民每天在上午8时、下午6时按时服药。

  夏雪知道李世民是家族高血压,难以治愈,只有控制。

  史书上说,李世民是因患痢疾而死,真正死因乃是服食丹药所致,史书上写:太宗“服胡僧药,遂致暴疾不救”。

  夏雪知道历史上的李世民其实就不信长生不老的丹药。

  史书上,李世民在疾病开始,一定是由御医按照传统的中医疗法进行治疗的。但在这些积极的药物治疗未见明显好转之后,在病痛的折磨下,李世民病急乱投医,他开始寄希望于方士的丹药。

  许多人都认为李世民服食丹药是为了长生不老,这未免太小瞧了他,他是不相信什么神仙和不死药之说的,在贞观二年他还曾专门就此发表过一次谈话,他说:

  “神仙事本是虚妄,空有其名。秦始皇非分爱好,为方士所诈,乃遣童男童女数千人,随其入海求神仙,方士避秦苛虐,因留不归,始皇犹海侧踟蹰以待之,还至沙丘而死。汉武帝为求神仙,乃将女嫁道术之人,事既无验,便行诛戮。据此二事,神仙不烦妄求也。”

  不过,晚年,李世民是被病痛所逼,急病乱投医,也开始服用丹药,反而加重了病情。

  自魏晋至隋唐一直流行一种“五石散”(又名“寒食散”),主要成份据《诸病源候论》所载为钟乳石、硫磺、紫石英、白石英、赤石脂,而《抱朴子》则提供了另外一种说法,即丹砂、白石英、紫石英、雄黄、白矾等。将这些矿物质研成粉末加水熬七天七夜,最终再经过某些特别的程序炼制成丹。方士们一者为了神乎其技,故弄玄虚,二者药性上也确有要求,给服药者规定了许多章法和禁忌,如行散、挥发、冷食、静息等。

  这类硫化物及矿石属燥热上亢类药物,本身就有毒性,一般身体健康的人服了尚且有害,何况李世民长期病重,身体已虚弱之极,服用后的结果可想而知。

  所以,夏雪的天使制药公司一直都在研发降压药和治疗痢疾的药,别人不知道夏雪为何如此重视这两种药,但只有夏雪知道是为了救老公李世民的命。

  52岁的李世民已经看着有些衰老了,头上已经有了好多白发,脸上皱纹也多了不少,身体也变得发福臃肿,将军肚也挺起来了,不过也已经50岁的夏雪看着就像18岁的漂亮大姑娘,头发乌黑发亮,脸上没有一点皱纹,虽然生了5个孩子,但身材依然纤秀轻盈,婀娜多姿,不但没有走样,反而更加凹凸有致,性感迷人,美若天仙,倾城倾国。

  现在已经衰老的李世民对夏雪已经产生了更加强烈的依恋,每天早上起来如果看不到夏雪就会急的大喊,为了让李世民安心、避免激动诱发高血压,每天夏雪故意起的比李世民晚一些,好让李世民睁看眼睛第一眼就能看到自己躺在他身边。

  然后会起来给他倒一杯温开水,让他慢慢起身后,慢慢喝水。

  然后起来洗漱、上厕所,吃早餐,然后服用降压药,李世民对夏雪的安排是言听计从,为了避免李世民过度劳累,加重病情,夏雪在李世民49岁时候就让把国家大事交给太子李治处理。他只在一些大事上参与决策。平时没事就到空气好、风景好的地方去旅游、散心,夏雪全程陪同,生怕李世民有什么突发不测。

  在饮食上,夏雪让李世民慢慢改掉口味重,饭菜比较咸,喜欢吃肉等油腻食品,经常喝酒,不喜欢吃蔬菜水果等不良饮食嗜好,开始李世民还不大适应,不过他知道夏雪是为了他的健康才调整他的饮食结构,是关爱他的表现,后来也就比较听话地按夏雪每天安排的食谱吃饭,口味也慢慢变得清淡起来,开始喜欢吃蔬菜、水果了,也不大喝酒了,饮食习惯改变后,李世民也明显感觉到经常头晕的症状在大大缓解,心里对夏雪更加信服和依赖。

  夏雪经常领着李世民在天气晴好的时候去户外散步,这样有益于李世民的身心健康。走出封闭的皇宫,到了令人心旷怡艳的田野。田野多么苍翠耀眼,花朵和树篱多么生气盎然,天空又多么湛蓝闪亮。他们经常静静地互相依偎着坐在野外的树桩或者石头上,呼吸着户外清新的空气,欣赏着田野美丽的风景。

  李世民认为自己无比幸福——幸福得难以言传,因为他完全是爱妻夏雪的生命,爱妻夏雪也完全是他的生命。夏雪是他的骨中之骨,肉中之肉了。他与夏雪相处,永远不知疲倦,夏雪同他相处也是如此,就像他们对搏动在各自的胸腔里的心跳不会厌倦一样。结果,他们始终呆在一起。对他们来说,在一起既像独处时一样自由,又像相聚时一样欢乐。他们整天交谈着,相互交谈不过是一种听得见、更活跃的思索罢了。他同她推心置腹,他同她无话不谈。他们的性格完全投合,彼此心心相印。

  李世民的患病使他们彼此更加密切——靠得很紧,李世民由于高血压经常头晕眼花,甚至一度失明。夏雪悉心照料,昼夜不离左右,成了他的眼晴,成了他的双手。他通过她看大自然,看书。她毫无厌倦地替他观察,用语言来描述田野、树林、城镇、河流、云彩、阳光和面前的景色的效果,描述他们周围的天气——用声音使他的耳朵得到光线无法再使他的眼睛得到的印象。夏雪从不厌倦地读书给他听,领他去想去的地方,干他想干的事。

  李世民深深地爱着夏雪,他觉得受她照料感到非常幸福。

  科学研究证实:夫妻恩爱是健康长寿的良药。

  甜蜜的爱情和恩爱的伴侣,对于一个人的身心健康所带来的益处是巨大的。后世曾发现一个名叫阿尔巴尼亚的长寿村,村里的老人基本都是百岁老人,经过调查,发现这些老寿星们都是夫妻和睦相处,亲密无间,恩恩爱爱。

  夫妻恩爱为什么有利于健康?据医学分析,互相体贴、互相关心的恩爱之情,和谐的家庭气氛,能使人心情舒畅、欢乐、愉快,身体各器官处于最佳状态,从而提高抗病能力。

  在夏雪的精心照料下,李世民终于逃过了历史上的宿命,安全度过了51岁生日,进入到了52岁,然后又在夏雪提心吊胆中,安然度过52岁,进入到了53岁。

  夏雪终于放下心来,看来历史还是可以改变的嘛。

  公元660年,天使公司第一台电子计算机研发成功。

  公元665年,天使公司第一枚远程导弹发射成功。

  大唐在长孙皇后的带领下,工业化、现代化进程进一步加快,科技、经济、军事、文化等实力傲视全球,把其他国家远远摔在后边。

  在夏雪的悉心陪伴下,李世民平安地活到了72岁。

  不过,自然之力难以抗拒,虽然夏雪想方设法地让李世民比史书上记载的多活了20年,但李世民还是走到了生命的尽头,油尽灯枯,身体每况愈下,越来越虚弱。

  最后的时光里,夏雪形影不离地陪伴照顾着虚弱不堪的李世民,亲手给他做营养羹汤,陪着他看书、写字、作画、吹箫、赏花、散步。

  两人手牵着手,更多时候是夏雪搀扶着李世民,在皇家园林里漫步,看溪流,看瀑布,看云起,看霞飞,或者什么都不看。

  暮色中,寒风拂起夏雪与李世民的衣襟,发出簌簌声响。李世民放心地靠着夏雪,隔着衣物传来他的体温,一丝丝渗入夏雪心房。看一眼身畔的他,更用力地将自己的力气传递给他。他们,仿佛从来没有千年的时空间隔。他们,似乎天生就可以这样熟稔。相互倚靠,相互取暖,一直这样走下去……

  日月如梭,李世民只觉得每日的时间都那么短。在他的一生中,他从未如此盼望过时光能慢一些,可光阴却越发匆匆。

  他头晕心痛的次数越来越频繁,眩晕疼痛也越来越剧烈,已经瞒不住夏雪。

  天旋地转般的眩晕、万箭钻心般的痛苦,让他的身体根本不受自己控制。轻时,四肢痉挛,重时,整个身体都会抽搐。

  每一次发病陷入深度昏迷时候,夏雪都不停在他耳边一遍遍唤着他的名字,把他从混沌虚无的死亡世界中又拉回到了光明的现实世界中。

  “二郎,二郎……”

  他在疼痛中昏迷,坠向黑暗,却在她的语声中,靠着眷念不舍一次又一次地熬过锥心疼痛。

  他答应过她,要在雪落时陪她堆两个雪人。

  可当冬天的第一场雪飘落时,他已经行动困难,不能再陪她去外面散步,堆雪人成了永不可能实现的诺言。

  他望着雪,心下黯然,夏雪却笑偎在他身边说,“这么冷的天,躲在屋子里拥炉赏雪才好。”

  在她的笑颜中,他心里释怀的同时,涌起了苦涩。

  他心痛的次数没有以前频繁,可精神越来越不济,一旦发病,昏迷的时间也越来越长。

  夜里,夏雪常常睡着睡着,一个骨碌坐起来,贴到他的胸口,听他的心跳。确认听到了心跳声,傻傻地一笑,才又能安心睡去。

  有时候,李世民毫无所觉;有时候,他知道夏雪的起身,夏雪的倾听,当夏雪轻轻抱着他,再次睡去时,他却会睁开眼睛,一边凝视着她疲惫的睡颜,一边希望自己不要突然发病,惊扰了她难得的安睡。

  原来,当苍天残忍时,连静静看一个人的睡颜,都会是一种奢侈的祈求。

  情太长、太长,可时光却太短、太短。

  也许两人都明白,所能相守的时间转瞬就要逝去,所以日日夜夜都寸步不离。

  白天,她在他的身畔,是他的手,他的眼睛,她做着他已经做不动的事情,将屋子外的世界绘声绘色地讲给他听,他虽然只能守着屋子,可天地全从她的眼睛,她的娇声脆语,进入了他的心。方寸之间,天地却很广阔,两人常常笑声不断。

  晚上,她蜷在他的怀中,给他读书,给他讲故事,也会拿起箫,吹一段曲子。他已经吹不出一首完整的曲子了,可她的箫技进步神速,她吹着他惯吹的曲子,婉转曲调中,他眼中有眷恋,她眼中有珠光,却在他歉疚地伸手欲拭时,幻作了山花盛绽的笑。他在她笑颜中,明白了自己的歉疚都是多余。

  一个夜深人静的晚上,如往常一般,夏雪给李世民讲世界名山大川的美景听,在她优美动听的描述间,两人同游山水,共赏奇景,讲了很久,却听不到李世民一声回应。

  夏雪害怕,“二郎。”

  脸贴到他的心口,听到心跳声,她才放心。

  替他整了整枕头和垫子,让他睡得舒服一些。

  吹熄了灯,她躺在他身侧,头贴着他胸口,听着他的心跳声,才能心安的睡觉。

  他的心跳声是她现世的安稳。

  半夜时,李世民突然惊醒,“雪儿。”

  夏雪忙应道:“怎么了?”

  李世民笑问:“你讲到哪里了?我好像走神了。”

  夏雪心酸,却只微笑着说:“我有些累,不想讲了,所以就睡了。”

  李世民听着外面雪花簌簌而落的声音,觉得胸闷欲裂,“雪儿,去把窗户打开,我想看看外面。”

  “好。”夏雪点亮灯,帮他把被子拢了拢,披了件袄子,就要下地。

  李世民说:“等等。”他想帮夏雪把袄子扣好。

  因为手不稳,每一个动作都异常的慢。夏雪却好似全未留意到,一边叽叽咕咕地说着话,一边等着他替她整理,如同以前的日子。

  等他整理好了,夏雪走到窗前,刚把窗户推开,一阵北风就卷着雪花,直刮进屋内。吹得案头的梅花簌簌直动,屋内的帘子、帐子也都哗啦啦动起来,榻前几案上的一幅雪梅图毕剥剥地翻卷,好似就要被吹到地上。

  夏雪忙几步跳回去,在画上压了两个玉石尺镇。

  她钻进被窝,“真够冷的!”说着用手去冰李世民的脸。

  李世民觉得脸上麻飕飕的,并无任何冷的感觉,他用手去触碰夏雪脸颊上未化的雪,也没有任何感觉。

  虽是深夜,可大雪泛白,丝毫不觉得外面暗,天地间反倒有一种白惨惨的透亮。

  院子里,夏雪本来堆了两个手牵手的“人”,但因为雪下得久了,“人”被雪花覆盖,已经看不出原来的形状。

  两人拥着彼此,静静看着外面。

  天地无声,雪花飞舞。

  他觉得心内越来越闷,虽然没有疼痛,半边身子却开始麻木,在隐隐约约中,他预知了些什么。

  他紧握住了夏雪依然光滑柔nen的纤手,贪恋着尘世中的不舍,他多么希望能一直握着她的手,看天上云卷云舒,观庭前花开花落,直到永远。可原来,他拼尽全力,能阻止生离,却无法推开死别。

  夏雪紧紧阖上双眼,睫毛却在不住颤抖。

  风扬起了她的发,和李世民的交缠在一块儿。

  他在幸福满足地微笑,可他的眼睛里是不舍,说话渐渐困难,“雪儿,我并不怕死,死对于我来说,不过是休息长眠而已。不过我真舍不得走啊,因为我舍不得离开你!能遇到雪儿,能拥有雪儿,是我李世民今生最大的幸运和幸福……”

  夏雪轻轻亲了一下他的唇,哽咽着说不出话:“能遇到二郎,也是我最大的幸运和幸福……”夏雪一直流着泪,声音越来越低,逐渐被强劲的北风埋没,到后来已分不清是在对李世民说,还是对自己说。

  窗外的雪越下越大,天地间苍茫一片,除了漫天大雪,再无其它。时间也仿佛被那彻骨的严寒所冻结,两人相依相靠,静拥着他们的地老天荒,是一瞬,却一世,是一世,却一瞬。

  李世民想抬手去摸摸夏雪娇美的脸颊,却没有一丝力气。他努力地抬手,突然,一阵剧痛猛至,胸中似有万刺扎心,连呼吸都变得艰难,眼前的一切都在旋转,他吃力地说:“雪儿,给我唱首歌,那首……首……”

  如有灵犀,夏雪将他的手轻轻举起,放在了脸颊上,搂着他的腰,贴着他的胸口,轻声哼唱着两人最喜欢的一首歌曲:

  “背靠着背坐在地毯上,

  听听音乐聊聊愿望,

  你希望我越来越温柔,

  我希望你放我在心上。

  你说想送我个浪漫的梦想,

  谢谢我带你找到天堂。

  哪怕用一辈子才能完成,

  只要我讲你就记住不忘。

  我能想到最浪漫的事,

  就是和你一起慢慢变老

  ……”

  李世民的眼前慢慢变黑,他努力想再多看一眼心爱的老婆,可她在自己的眼中慢慢淡去,渐渐隐入黑暗。拼尽全力,七荒六合的牵挂、五湖四海的不舍也只是化作了心底深处、一声无痕的叹息,散入了生生世世的轮回中。

  “……

  一路上收藏点点滴滴的欢笑,

  留到以后坐着摇椅慢慢聊。

  我能想到最浪漫的事,

  就是和你一起慢慢变老。

  直到我们老得哪儿也去不了,

  你还依然把我当成手心里的宝。

  ……”

  听着他慢慢消逝的心跳,夏雪的脸色越来越苍白,直到最后一点血色都无,惨白如窗外的雪花。

  一室寂寞的寒冷。

  殿内的帘子哗啦啦地飘来荡去,愈显得屋子凄清。

  她脸颊上的手逐渐冷去,直至最后冰如寒雪,她却毫无反应,依旧一遍遍地哼着歌。

  歌声温柔婉转,诉说着一生的相思和等待。

  漫长的黑夜将尽。

  远处白蒙蒙的天,透出道道灿烂的金红霞光,飘舞着的白雪也带上了绯艳。

  夏雪抬头,望向窗外。

  “二郎,太阳要出来了,我们可以看雪中日出呢!”

  身畔的人没有任何反应,满脸幸福,面色安详,唇畔含笑。

  她用力抱着他,抬着头,眼睛一瞬不瞬地盯着东方。

  ……

  她知道他再也不会醒来了。

  终于,痛哭失声,泪如雨下,身体颤抖得象秋风中的落叶,抱着李世民已经冰冷的身体哭的肝肠寸断。

  ……

  从此,在高高的长安观光塔上,夏雪都要在工作空闲时间登上塔顶遥望昭陵方向,那是安葬大唐皇帝唐太宗李世民的陵墓,也是夏雪最亲爱的老公的陵墓。“望妻塔”后来也慢慢被人改称为:“望夫塔”。

  在广袤千里的关中平原北部,有一道横亘东西的山脉,山峦起伏,冈峰横截,与关中平原南部的秦岭山脉遥相对峙。这道山脉在醴泉县境内,突兀而起一座山峰,刺破青天,海拔高达1188米,它的周围,均匀地分布着九道山梁,把它高高拱举。古代把小的山梁称为嵕,它因而得名九嵕山。

  九嵕山岚浮翠涌,奇石参差,百鸟在林间歌唱,苍鹰在峰顶翱翔,流泉飞布,众山环绕,衬托得九嵕主峰孤耸回绕。

  唐朝初年,唐太宗带兵打仗和狩猎,多次经过九嵕山一带,非常喜欢九嵕山的挺拔奇绝和美丽风光。

  唐太宗李世民晚年病危,临终之时,对长孙皇后和大臣叮嘱后事说:“今死,不可厚费。且葬者,藏也,欲人之不见。自古圣贤皆崇俭薄,惟无道之世,大起山陵,劳费天下,为有识者笑。但请因山而葬,不须起坟,俭薄送终。”希望死后把自己安葬在挺拔奇绝、风光美丽的九嵕山。

  长孙皇后夏雪和大臣遵照李世民的遗言,在唐太宗驾崩后,把他安葬在九嵕山,陵名:昭陵。并决定把昭陵也作为自己的归宿之地,等她驾崩后与皇帝李世民合葬。

  大唐皇帝唐太宗李世民,一代英主,因病驾崩于含风殿,享年七十二岁,在位四十七年,庙号太宗,葬于昭陵。李世民在位期间,积极听取群臣意见,对内以文治天下,虚心纳谏,厉行节约,使百姓能够休养生息,国泰民安,发展经济,开创贞观之治。对外开疆拓土,攻灭突厥与薛延陀,征服高昌、龟兹、吐谷浑、高句丽、吐蕃,设立安西四镇,各民族融洽相处,被各族人民尊称为“天可汗”,为大唐盛世奠定重要基础。

  听说大唐皇帝李世民逝世,世界各国纷纷派使者前来吊唁,各国的领袖都在内心深处深深敬仰这位文治武功的千古一帝。

  李世民去世后,太子李治继位成为新的大唐皇帝,他尊封长孙皇后为皇太后,不过大唐民间依然习惯称长孙雪为长孙皇后,天使特区的老百姓则依然习惯称她为女王。

  chaptererr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