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二四三章 大阪的冬之阵(四)

作品:全球战国|作者:混吃等死|分类:历史军事|更新:2019-10-10 08:13:57|下载:全球战国TXT下载
  “大野治长,怎么办?德川家居然这么厉害?这都把炮弹打到天守阁来了!”

  “殿下请听在下解释......总之,这种程度的攻击,并没有大碍。”

  “怎么就没有大碍了呢?这可是那么大的铁疙瘩啊!是打死了人的啊!”

  “呃......”

  这一年的茶茶五十一岁了,早年遗传自其母亲的姣好的容颜早已随着时光一去不复返。留下的,只是一个长期寡居,性格变得喜怒无常,更年期持续了极长的中老年妇人。

  说起来,现任丰臣家的家主是秀吉的儿子秀赖。但实际上,淀姬把秀赖控制得很紧。这一年已经二十一岁的秀赖,从未出面处理政事,也几乎不挥刀策马。这家伙整天躲在大阪城里,靠着当年丰臣秀吉留下的无数金银财宝,过着奢靡的生活。抛头露面的事情,反而是他的母亲,也就是淀姬在做。

  这位淀姬的故事很多,这里不赘言。总之,其政治水平,跟后世街头的普通大妈比起来,也就好那么一点点。

  一开初,为了激励士气,淀姬亲自披挂盔甲,在城内到处巡视,喊出各种打到底的口号,着实的鼓舞了士气。但是,当德川家的炮弹落到她的身边,亲眼见到死人后,这位大阪城的实际统治者,其抵抗意志就迅速的消散了。

  “大野治长,派出使者,去和公方殿下谈和吧。”

  “啊?殿下,这可万万不行。”

  “为何不行?”

  “殿下,能战方能和啊!臣下与真田幸村那些想要借此一战彻底灭亡德川家的疯子不同。现在,德川家确实已经取得了天下,我丰臣家是不可能消灭德川家了,所以臣下从来没有打到底的想法。臣下想的,是通过有力的抵抗,让德川家意识到我们不好打。这样,双方才能在较为公平的位置上进行和谈。如此,丰臣家才有生存下去的可能。但是,我方现在根本就没有对德川家造成重击,这个时候我方主动和谈,对方开出来的条件,肯定极为苛刻!”

  “我不管~!”中老年大妈声嘶力竭的开始吼叫了起来:“战争太可怕了,会死人啊!阿福就在我面前被木梁给砸死啊!和谈,不要再打了!只要不让我和秀赖离开大阪,什么都可以谈!”

  “殿下!这是乱命!请恕臣下不能接受!”

  “你好大的胆子!”大妈以这个年龄罕见的敏捷跳了起来:“不要忘了你这一身权势来自哪里!你不派人去,我就让你的母亲去!”

  大野治长的母亲,大藏卿局,乃是淀姬的乳母。大野治长能在丰臣家有今天这样的地位,其根本的关系是在这里。

  看到淀姬又把自己的母亲拿出来施压,大野治长无奈的长叹一声:“好吧,那臣下就派人出去和德川家的人接触一下吧。”

  大野治长出来后当然首先是去见的颜思齐,开台王在听了淀姬的表现后,也禁不住长叹一声:“可怜真田、后藤这样的忠义男儿,居然被这样的妇人所驱驰。”

  “颜桑,他们都是感念太阁的恩情,又或者说我们丰臣家已经成了日本反抗德川家唯一的指望......总之,他们效忠的可不是这个殿下。”说完这话后,大野治长道:“颜桑,和谈看来无可避免。就算我拖着不办,也会有其他的人去办。但是可以预见,和谈的条件肯定极为苛刻......”

  “不,大野君,我觉得你们派人出去谈,对方肯定只要要求撤掉大阪城的城防,填平护城河什么的。其他的不会做再多的要求。”

  “......嗯,然后幕府过段时间再找借口毁约,再次攻打大阪?”

  “大野君明见。”

  “嘶~~糟了,我开始还抱着对方提出极为苛刻无礼的条件,殿下无法接受,最后不得不打下去的侥幸呢。没想到......颜桑,怎么办,如果对方真的这样做,殿下是肯定会答应的。就算我们跟她讲德川以后一定会毁约,她也不会相信。颜桑,这个时候请您一定要出手帮帮我们啊!”

  “怎么帮?虽说我大明有句俗语叫‘外来的和尚好念经’。但是你们那位右大臣阁下(秀赖)已经在你们那位殿下手里操控了二十多年,整个人都不会说话了。我这个大明的普通将军,去跟右大臣说几句,就能使其幡然悔悟,刷新振作?”

  “在下从未有过如此想法,与其将希望寄托在右大臣身上,还不如现在趁着我和您都是国松少主的老师,好好培养下一代。只是现在这个局面,只怕丰臣家活不了多久了啊!颜桑,我的意思是,能不能请大明提前介入啊?”

  “我大明绝对不会把陆军派过来打这么一场对抗全日本的战争,当前我家太孙殿下国内事务繁多,不可能把主要的力量投入进来。我们只是会派舰队过来,把控住制海权,为大阪城吊命。陆地上的战斗,还得你们去打!”

  “这个在下无意见,在下的意思是,大明的舰队过来后,可不可以部分水手上岸,实行......”

  “干嘛?兵谏这种事情是我们这样的客军可以做的吗?只怕到时候这大阪城内的军队都会对我们群起而攻之了!”

  “那可怎么办?颜桑,大明也不想丰臣家彻底灭亡吧?”

  “肯定不想啊,但是你们自己作死我们也没有办法啊。”

  看着垂头丧气的大野治长,颜思齐稍稍让他缓了缓然后笑道:“这样,和谈,还是去谈。反正呢,不管对方提什么条件,你只管拖。”

  “拖?”

  “对呀,和谈在继续。但是对方挖掘堑壕可不会停。随着堑壕的逐渐前伸,对方的火炮进入射程后,对方觉得光靠军事手段也能获得胜利了。那么......”

  “幕府将会提出殿下无法接受的过分条件?然后殿下就只能打到底。”

  “哈哈,正确!”

  “在下切实的领教了,多谢颜桑的提点。”

  看着大野治长放下心事的离开,颜思齐嘴角微微的冷笑了一下。然后他挥挥手,房间内的一个壁橱轻轻的被推开,一个长相、衣着极为平凡,丢到人群中马上就会消失的家伙走了出来。

  “趁着德川家还没有彻底封锁大阪湾,你赶紧的出城。若是李国助那家伙还算可靠的话,我军的舰队此刻应该已经到了四国岛附近了。告诉他,这里的局势一切都在殿下的庙算中,让他稍安勿躁,万万不可轻易出现在濑户内海。你出去后就不要回来了,联系你的海盗兄弟,随时关注濑户海面和大阪城的情况。保证本官和李提督之间消息的通畅。”

  “嗨以,请大人保重,属下这就去了。”

  原来这是一个日本海盗。

  而等这个家伙离开后,颜思齐又拍了拍手,两个如花似玉却又身材矫健,身着侍女服侍的年轻女子闪现了出来。

  “把刚才大野治长说的,淀姬想要和谈的消息放出去,特别是要让真田、后藤等人知道!”

  “嗨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