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042 魔性

作品:离天大圣|作者:神秘男人|分类:武侠修真|更新:2019-07-13 19:11:48|下载:离天大圣TXT下载
  “好宝贝,好宝贝!”

  废墟之中,张道然手托一朵巴掌大小的黑色莲台,面露狂喜之色。

  此时其他人都已前去追杀逃跑的北魏国国主,只有他滞留原地,以纳金天环把此物收束。

  “此宝落在那妖人手中,真是浪费了!”

  怨不得他心中欢喜,实则是莲台一入手,就有无数妙用浮现。

  体内法力灵动无碍,运转起来比往日快了足有一倍!

  神魂更是活跃。

  往常,张道然可感知数里内的一应变化,而今,十里开外也清晰可辩。

  甚至就连回忆曾经所学功法,其中的不解迷惑之处,也是豁然开朗。

  不过片刻功夫,他身上的气息竟是猛增一筹,法力蠢蠢欲动,几欲突破道基初期的极限。

  如此宝贝,自是让他爱不释手。

  “哒哒……”

  急促的脚步声,在下方的废墟中响起。

  却是一身红袍的张衍正自手捧一卷经书,快步到一处地势较高之地。

  那里有着一个简陋的隐匿、防御法术,倒也让内里的人在刚才免遭一劫。

  “两位公主!”

  张衍行到近前,掌泛佛光轻轻扫过全场,一应女子纷纷嘤嘤回神。

  “公子?”

  大公主心儿恢复的较快,此即扫眼一看,面色不禁一白:“这里发生了什么?”

  “什么人?”

  小公主玲儿刚刚恢复意识,就从地上一跃而起,拔出头上的玉簪把身子紧绷。

  活似一头发怒的雌豹。

  不过转瞬,她就是双眼一愣,面现迷茫之色:“这……这是哪里?”

  “这里当然是你们的皇宫。”

  张道然从天而落,饶有兴致的看着小公主:“有趣,有趣!北域女子果然与海里的美人不同。”

  “你是谁?”

  两女起身,朝张衍靠去,同时目带警惕之色看向张道然:“这里是你做的?我父王、母后哪?”

  “你们父王早就被妖人害了,现今的那个是个假的。”

  张道然大手一挥,语气轻松道:“我就是你们母后招来斩杀妖人的修士。”

  “现今,你们那个假父王正被其他人追杀,应该也撑不了多久了。”

  “你放屁!”

  小公主双眼一瞪,毫无皇家风度的朝他怒吼:“我父王怎么可能是假的?说,你到底是谁?这里又发生了什么?”

  “要不然……”

  “要不然本公主绝不会放过你!”

  她咬牙咧嘴,手上蠢蠢欲动,但在他人看来不似噬人猛虎,反到像愤怒的猫咪。

  “哦?”

  张道然更是咧嘴大笑:“你不会放过我?我倒是很好奇,你打算怎么办?”

  “你……”

  “这位公子。”

  张衍此时却是上前一步,目泛柔和金光,朝张道然看来:“你身上可是有一件魔道法器?”

  “是你!”

  张道然自然见过张衍,这位抢了他绣球之人,只不过一直无视而已。

  当下冷然道:“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

  “阿弥陀佛!”

  张衍面色一正,双手合十,道:“公子,那魔器内藏魔性,可依附与他人心神,引人入魔,还请把它交给在下,让我把它炼化。”

  “呵……”

  张道然不屑一笑:“交给你?你一个满心凡念的带发和尚,竟然还想炼化魔器?”

  “在下确实有法,可降服那魔头。”

  张衍皱眉:“公子,魔头最善勾引他人欲念,你千万不可大意。”

  “放肆!”

  张道然面色一沉,怒声开口:“你这是说我心性不定,易受魔头引动?”

  “这……”

  张衍一顿,不知如何应答。

  “这是怎么了?”

  恰在此时,远处数道遁光回返。

  光晕散开,正是莫剑卢、孙恒等人,看他们面上的表情,应是功行圆满。

  这也理所当然,在场几人都不是弱者,普通的道基后期绝非他们的敌手!

  “师弟,怎么了?”

  “哼!”

  张道然大袖一摆,直接侧过身子。

  “几位前辈。”

  张衍急忙开口:“这位公子身上有一件魔器,内藏魔念,国主就是被它所侵,才改了性子,与往日判若两人。在下得了惠岸大师衣钵,却是有办法炼化那魔性。”

  “但……,这位公子似乎不愿意把那魔器拿出来。”

  “哦?”

  莫剑卢眉头微皱,忍不住朝张道然看去:“师弟,若不然把那莲台拿出来,让这位小兄弟看上一眼。”

  “凭什么?”

  张道然豁然转首,怒瞪莫剑卢:“就凭他一句话,我就要把到手的东西交给他?”

  “我堂堂罗浮仙派弟子,张家子孙,就这等没有骨气?”

  “这……”

  莫剑卢面色一僵,不过依旧小声劝道:“师弟,这非是丢了身份、没了骨气,而是为防万一。”

  “师兄,你可真是窝囊!”

  张道然嘴角一撇,不屑扫了他一眼:“在宗门里都是自己人也就罢了,不想你在外面竟然也是如此做派,真给我们罗浮仙派丢人!”

  “你……”

  饶是莫剑卢好脾气,闻言也不禁面色一白,眼泛怒火。

  “张道友,那莲台看上去确实不是什么好东西。”

  李全一也上前一步,小声劝道:“贵派家大业大,想来也不缺一两件法器,何不拿出来检查一番,如若没有什么问题岂不是更好?”

  “你懂什么?”

  张道然毫不客气的扫了他一眼,冷声道:“那东西可不是什么法器,而是法宝!”

  “就算是不完整的法宝,也是难得之物,而且我还能用,所谓天予不取,反受其咎,此宝理应归我所有。”

  说话间,他的神情更是振奋:“有了此物,我在宗门之中的地位也可提升不少,甚至,就连那真传核心弟子也未必不能争一争!”

  “如此以来,我也就再非任人驱使之人,那多宝仙府,凭什么只是让我来探探路,难道我就不能争一争吗?”

  “师弟!”

  莫剑卢突然沉声开口:“长老赐给你的惊心环哪?它可让助你稳定心神,为何没有打开?”

  “惊心环。”

  张道然双眼一眨,忍不住伸手摸了摸头上戴着的那金箍:“这不一直都戴着的吗?”

  “不!”

  莫剑卢面色一白,已经忍不住后退一步,手中握紧棍剑:“师弟,你仔细感受一下,惊心环被你关了。”

  “关了?”

  张道然眉头一皱。

  随即就见他头顶的金箍陡泛灵光,并疯狂闪动,身上更有缕缕黑气冒出。

  “啊!”

  张道然陡然弯腰弓身大叫,随后手腕一抖,纳金天环一个闪现,就已撞到那金箍之上。

  “咔嚓!”

  一声裂响,那金箍瞬间碎裂,朝地面跌落下去。

  “呼……”

  击碎金箍,张道然陡然神情一松。

  他缓缓直起身躯,面泛奇异笑容:“现在好多了,这东西整日在我头顶箍着,一路上难受死了!”

  “师……师弟?”

  莫剑卢面色煞白,已是不知该如何是好。

  “好了!”

  张道然却不理他,大袖一摆,朝后方那面目呆滞的王后看去。

  “王后,此间事了,我们也该走了。不过再走之前,我要带走你的两个女儿,你没意见吧?”

  “嗯?”

  王后虽浑浑噩噩,但事关自己女儿,却也不禁精神一提:“公子这是何意?”

  张道然皱眉,状似不悦:“本公子看上你的女儿了,打算带她们回罗浮仙派做贴身侍女,这是她们的仙缘。”

  他话音一落,两女已是勃然变色。

  “母后!”

  “母后,我不要离开你!”

  两女急忙朝王后靠去,同时竟还不忘拉着张衍。

  “抱歉!妾身实在舍不得女儿远离。”

  王后此时虽然心丧若死,却也知道该如何取舍,当下轻轻摇头,道:“公子如若愿意入我北魏国,妾身倒是可以让一位女儿嫁于公子。”

  两女娇躯一颤,忍不住再次急叫:“母后,不要啊!”

  “乖!”

  王后回以一笑,轻拍两女肩头。

  她当然知道,张道然不可能舍了罗浮派弟子的身份,入这小小的北魏国。

  果不其然!

  闻言,张道然就是面色一变:“不知好歹,本公子要的东西,还没有得不到的!”

  他大手一挥,竟是就要用强。

  “铮!”

  剑鸣之声响起,首先动手的,竟是一直显得有些懦弱的莫剑卢!

  但见皇城之中,诸多压制阵眼的飞剑腾空而起,剑气凌然,瞬间把张道然定在原地。

  “师兄,你干什么?”

  张道然勃然大怒,身上更有杀机涌现。

  “师弟,师兄也是无法。”

  莫剑卢苦笑:“如若师弟入了魔,师兄怕是无法跟宗门长辈交代,师弟还是把那莲台交出来吧?”

  “李道友,等下还请助我一臂之力。”

  李全一面色凝重,屈指一点,一道灵符已经自他身上升起,悬挂与背后。

  “责无旁贷!”

  “好,好!”

  张道然身躯微颤,显然已是怒不可竭:“既然你们要拦我,就不要怪我出手无情!”

  “都给我去死!”

  “轰!”

  但见他折身一抖,几十道细长的水流已然在他身周浮现。

  那水流出现之际不过是一条细线,但晃眼间就已成排山倒海之势。

  水势沉重,更有一股冻绝万物的寒意隐藏其中。

  一出场,众人面色就是一变。

  张道然虽然修为不高,但所学却都属当世顶尖,而且手中的法器更是威能强悍,这等威势,远比鲁玉昆惊人,在场众人怕是联手也未必能挡!

  而不知何时,张道然的一双眸子,也已变的漆黑一片,嘴角更是露出些许诡异的笑意。

  那魔性已然融入了他的神魂。

  “千幻,斩!”

  莫剑卢神情一凝,猛然一点剑指,诸多飞剑倏忽而至,斩向身前的水流。

  “哼!纳金天环!”

  张道然面泛不屑,大手一抖,金光遍洒一方,瞬间把场中的飞剑尽数定滞,水势不绝朝四方涌出,竟是有淹没全城之意。

  “道基中期!”

  他仰面朝天,深深的呼吸,身上的气息猛然一涨,竟是直接进阶道基中期。

  “同样的修为,师兄单凭手中那把法剑,又能奈我何?”

  “师兄你活着窝囊,一路上更是絮絮叨叨,我早就不耐烦了,现今好了,解决你独自上路,我也落得清净!”

  扫眼场中众人,他嘴角一翘,道:“师兄放心,我回去后,定然会为你多说好话的,而这里的其他人,自然是死于那魔头之手!”

  他语声冷漠,却也让其他人心头一片冰冷。

  “劈天符!”

  李全一面色凝重,已是直接激发了他身上的唯一一道天符!

  “唰!”

  一柄金光璀璨的巨斧陡然自虚空浮现,那巨斧之上有万千符文闪动,一个下劈,已是轰入水流之中,斩在那纳金天环之上。

  当……

  在悠扬的声音之中,孙恒一点自己眉心。

  “金锁铠,出!”

  破损的铠甲蔓延他的全身,也让他的气息微微一涨。

  “百炼真身,现!”

  金色的毛发,猩红的双眸悄然涌现。

  “九星点命术!”

  气息暴涨!

  “惊雷!”

  刀光乍现!

  极致的速度,让孙恒感知中的一切都变的缓慢。

  漆黑的天刀无声无息的斩入虚空,破开水流、震开金光,悄然出现在张道然额头正中。

  “不要!”

  莫剑卢双眸大睁,嘶声吼叫。

  但,却已经迟了!

  唰……

  光晕一闪,一枚黑色莲叶破空而起,就欲遁走,却被几十道剑气轰中,跌落地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