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681章 西逃

作品:我老婆是花木兰|作者:最后的烟屁股|分类:历史军事|更新:2019-07-13 18:01:06|下载:我老婆是花木兰TXT下载
  白劲光问:“敌军营地周围是否探查清楚?是否有伏兵、有暗哨潜伏?”

  斥候回答说:“属下等人混在溃兵之中,并没有注意到营地周围的情况,不过属下等人跟着那些溃兵一起逃进营地之中后发现营地竟然是空的,步六孤丽的数万大军不见了,属下等感觉事情不对,所以立即潜回来报告!”

  白劲光颇为吃惊:“空营?步六孤丽的数万大军去了哪儿呢?”

  没有人回答他,白劲光自己在心里琢磨着,步六孤丽虽然在白天损失了一些人马,再加上刚才损失的一些,满打满算也最多只损失了七千人,还有四万两三千人呢!他实力未损,不可能就此逃回了平城吧?逃回平城也只是苟延残喘而已啊!

  白劲光现在担心步六孤丽带着大队人马再次隐藏起来伺机而动,他很清楚面对面的敌人并不可怕,可怕的是那些躲藏在暗处随时向你发起致命一击的敌人。

  想到此处,白劲光立即下令:“你们回去立即把步六孤丽营地周围方圆二十里范围内探查清楚,不许漏掉任何一处地方,天亮时分向本将军报告!”

  “遵命!”斥候抱拳答应后上马快速离去。

  白劲光又对梁翼说:“本将在此督促弟兄们加快速度打扫战场,你去向大王报告!”

  “遵命!”

  梁翼带着两个兵丁打马很快回到了营寨,见到了正在打坐的赵俊生,梁翼看见赵俊生穿着常服闭着眼睛盘坐,似乎睡熟了,不敢打扰。

  赵俊生缓缓睁开了眼睛,“二弟,袭扰我军营地的敌军都解决了?”

  梁翼这才抱拳说:“大哥,来袭扰我军营地的敌军有三千骑兵,我和白将军派人在他们在袭扰后撤退时跟踪,在他们汇合时进行了突袭,歼敌一千六百余人,斥候混在溃兵之中向西北方向逃窜,在三十里外的马井村找到了他们的营地,混入营中的斥候们发现那座营竟然是一座空营,但以营地的规模来看,是五万人的营地!”

  赵俊生语气平静的说:“也就是说步六孤丽的大队人马不见了!”

  “是的!”

  赵俊生思考了一下,说道:“行,我知道了,你回去派斥候继续探查,把步六孤丽的营地周围探查清楚!”

  “小弟告退!”

  赵俊生思索了一会儿,对外面喊道:“来人!”

  卫靖走进来抱拳:“义父!”

  “去把各军大将和随军官员都叫来吧,想必他们也想知道战事的状况了!”

  “是!”卫靖抱拳答应后离去。

  不到一刻,各军大将和随军官员依次来到帅帐。

  赵俊生看着众将和官员说:“孤向诸位通报一下,来袭扰我军营地的有三千骑兵,已经被白劲光和梁翼带兵击溃了,他们派了斥候混在溃兵之中一路向西北方向逃窜,在三十里外的马井村看到了步六孤丽的营地并成功混入营地中,但他们发现那座足够装下五万骑兵的营地内是一座空营,只有极少数兵力,也就是说步六孤丽的数万大军再次在我们的视线内消失了,诸位对此有何看法?”

  左军大将苻战站出来说:“难道那袭扰的三千骑兵只是开胃菜,而步六孤丽真正想做的是大举偷袭我军营地?毕竟三千前来袭扰的骑兵被我军击溃之后,按照常理我军将士们的警警惕性会下降,步六孤丽再率军偷袭时更容易得手!”

  赵俊生听了之后点头:“不排除这种可能性!卫靖何在?”

  卫靖从帐外走进来抱拳说:“臣在!”

  “你带人去巡查营地外围警戒哨的当值情况,要确保警戒哨在岗并一直在正常当值!”

  “遵命!”卫靖抱拳答应转身离去。

  这时源贺站出来说:“高旭将军已经打下高柳,高修将军已经攻下壶关、围攻上党,步六孤丽的压力是很大的,难道他已经分兵去对付高修、高旭两位将军了?”

  赵俊生摇头:“不太可能,如今我五六万大军在此,他若分兵只会败得更惨!”

  他说完后看向崔浩,“崔先生怎么看这件事情?”

  崔浩思索半响摇头说:“消息太少,无法判断!”

  赵俊生只好让将军们和官员们向回去休息,并交代夜间提高警惕,以防敌军袭营。

  天亮时分,斥候返回来报告了探查敌营周遭的状况,赵俊生得到报告之后考虑了一下,下令命白劲光和梁翼率三千骑兵去攻打敌营的步六孤龙城残部。

  步六孤龙成派出的斥候得知乾军三千骑兵杀来,立即点起人马撤往东北方向。

  “启禀大王,敌营的残余敌军并未与白将军交战,向西北方向逃去,据属下等探查得知,领兵之人是步六孤丽的八弟步六孤龙成!”

  赵俊生问鲁爽:“我军派出去斥候有消息传来吗?是否探查到步六孤丽主力的所在位置?”

  鲁爽回答:“尚未有消息传来!”

  这时崔浩似乎想到了什么,眼睛中精光一闪,他对赵俊生说:“大王,臣以为应该让黑衣卫行动起来,让他们的人探查周边城镇的消息,看看是否有步六孤丽主力的踪迹!”

  赵俊生想了想觉得有道理,对鲁爽说:“你去找吕玄伯,向他传达孤的命令,让周边城池的黑衣卫探查步六孤丽大军的踪迹!”

  “是!”

  由于没有步六孤丽大军的消息,赵俊生这边也不敢轻举妄动,只能派人向高旭和高修分别送去消息,让他们提高警惕,同时不断派出侦骑探哨加大搜索范围,就差进行拉网式排查了。

  直到两天之后,黑衣卫终于有消息传来。

  吕玄伯收到消息立即来见赵俊生,此时赵俊生正和各军大将及随军官员议事。

  “启禀大王,平城黑衣卫传来消息,步六孤丽早就在两天前率军返回了平城,并在前天夜里向云中方向撤去,平城皇宫已经被搬空了,平城内的粮草物资和兵甲军械也都被搬运一空,目前平城只有三千人驻防!”

  大帐内的所有人都听到这个消息都面面相觑。

  赵俊生此时想起了什么,脸色严肃道:“平城黑衣卫是怎么搞的,如此重要的消息为何不早些上报?”

  吕玄伯抱拳说:“大王,不是臣要替平城黑衣卫说话,步六孤丽率军返回平城时,城内的黑衣卫是知道消息的,但他们也不知道具体发生了何事,总得探查清楚。再有,身在敌营,消息的快速传递通道不可轻易动用,一方面是容易暴露,另一方面若是消息查得不清不楚容易浪费资源,我军要找步六孤丽大军的踪迹是两天前才向平城黑衣卫传递消息的,臣以为此事不能责怪他们!”

  赵俊生听了吕玄伯的话沉默了几秒,摆摆手:“从现在开始,黑衣卫紧急行动起来,一有步六孤丽的消息速速上报,重要消息启用特殊渠道,次要消息可以派快马送来。总之,在大战期间,孤每天都要知道步六孤丽大军的消息!”

  “是!”

  吕玄伯走后,赵俊生阴沉着脸捏着拳头砸在御案上,“想来想去就是没想到步六孤丽会率军退回平城并撤往云中!”

  这时崔浩说道:“大王,步六孤丽身边只怕有高人指点啊!”

  赵俊生一愣:“崔先生此话怎讲?”

  崔浩说:“从拓跋浑向拓跋俊进谗言除掉步六孤丽开始,步六孤丽就一直被我们左右,按照我们的谋划起兵北上,攻打雁门关、平城,还逼死了皇帝,还杀死了拓跋浑,从一开始他就输了,而这一切他自己都不太清楚,他若想翻盘,唯一的办法就是摆脱我乾国的暗中控制!步六孤丽这个人臣见过,臣以为若不是有高人在他身边指点,他绝不会察觉这其中的玄机!”

  “放弃平城对于步六孤丽来说是舍不得的,损失也很大,会造成麾下将校官员们的士气低落,追随他的官员和武将们肯定是人心惶惶,但只要他挺过这一关,危机就解除了!”

  赵俊生听明白了,步六孤丽退往云中之后必定是紧守各处关隘,而且这些关隘大多是很不险要的,短时间之内要攻破不太可能,步六孤丽只要尽快稳定内部,凭借他的实力和平城带走的兵甲军靴、粮草和平城的财富,未尝没有东山再起的机会。

  更重要的是小皇帝拓跋晃在步六孤丽的手里,这小家伙可是太武帝拓跋焘的儿子,他的年龄不算小,也不算大,今年已经十一岁,再过四五年就长成大人,而现在的北方各诸侯,如尉眷、皮豹子、奚眷、来大千等人都是太武帝手下的旧将,看在死去的太武帝的面子上,他们会不会效忠于拓跋晃呢?

  赵俊生想到这里问吕玄伯:“步六孤丽身边还有黑衣卫的人吗?”

  “以前有一个,就是说动他起兵清君侧,步六孤丽攻下平城之后对他产生了怀疑,此人已经被杀了,目前黑衣卫在步六孤丽身边并没有人了,但在官吏和军中还是有几个人的!”

  赵俊生听完立即说:“吩咐下午,让他们查清楚步六孤丽身边最近是谁比较深得他的信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