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九百十六章 应该不是人

作品:天道罚恶令|作者:为谁陨落|分类:玄幻魔法|更新:2019-10-10 08:13:41|下载:天道罚恶令TXT下载
  突然,手中的剑传来了极大的力量,将小南刚刚跳起的身体带离了位置。小南惊惧的回头,却发现被自己一剑贯喉的小兰竟然没有死,还死死的抓着自己的剑。

  一剑贯喉都不死?这是什么邪功?

  说时迟,那时快。小南一招天残脚狠狠的踹中小兰的胸口,将其踹的倒飞而去。

  这一脚的力量何其的大,小兰的胸膛顿时明显的凹陷了下下去,在地上接连不断的翻滚,一直翻滚出数十丈远这才停了下来。

  正常人受这么强悍的一脚,早已经五脏具碎死的不能再死了。但小兰刚刚稳住身形,竟然又瞬间站了起来。

  小南的脸上露出了不耐烦,身形一闪化作流光,在小兰刚刚站起身的瞬间,一剑划过,一道月牙形的剑气掠过小兰的咽喉。

  小兰的身体顿时一僵,头缓缓的低下,从脖子上滚落一直到小南的脚边。

  小南冷冷的转身,突然背后的汗毛竖起。身形一闪,一道破空的残影出现在小南的身侧。被斩下脑袋的小兰,竟然依旧能探出一抓。

  看到这一幕的小南,心底残留的竟然不是恐惧,竟然是一丝兴奋。

  小兰伸出手,将自己的脑袋捡起,按在头顶。

  喀喀喀……

  一阵恐怖的骨骼脆响,小兰的头,再一次的被接了回来。睁开的眼眸之中一片恐怖的幽蓝。仿佛是,草原中远处闪动着狼眼一般。

  小南伸出舌头,舔了舔嘴角,“变得越来越有意思了……你到底是什么东西?”

  “我?乃永恒一族……”小兰狰狞的脸上挂满了兴奋,“低贱的凡人,看到本神,还不下跪?”

  话还没有落地,小兰的眼前突然出现了无数霞光。霞光如星辰点点,如流星雨徜徉,如银河星空坠落凡尘。

  “天外飞仙——”

  天外飞仙,是剑招华丽的极致,在光影特效之上也就万剑归宗可以与之相提并论。无数的剑气在夜空中绽放,美的让人不禁沉沦。

  当小兰被眼前的美丽震撼了心神的时候,小南的剑气已经掠过了她的身体。剑气如鱼龙舞动,小兰身上的衣裳,包括血肉都仿佛烟花雨一般消散而去。

  当天外飞仙消失的瞬间,小兰的身体也随之飞灰湮灭。

  “这样,看你还死不死?”

  话音刚刚落地,小南的眼神却顿时凝重了下来。空中飘散的血肉竟然又仿佛时间倒流一般,原本飞灰湮灭的小兰,再一次出现在小南的面前。

  到了这一步还杀不了小兰,这让小南心底产生了一丝挫败。

  “我说过,我是神!你一个凡人……”

  “舌燥!”小南冷哼一声,抬手就是一道雷咒落下。

  雷咒,落雷术是雷系法术的基础技法,也是小南迄今为止能掌握的唯一仙术。落雷术的威力在陆笙的眼中可以忽略不计,但这在小南的手中可是压箱底的绝学。

  “啊——”

  一道落雷,不偏不倚的落在小兰的头顶。

  一声惨叫,伴随着浓烟自小兰的头顶升腾。小兰的脸上,顿时露出狰狞的青斑,一张姣好的脸也瞬间变得狰狞恐怖起来。

  “咦?”小南顿时一怔,这杀不死的怪物竟然怕雷?

  “你该死——”

  过了许久,缓过神的小兰露出了青面獠牙,狰狞的对着小南咆哮。身形一闪,带着冲破虚空的涟漓,向小南冲来。

  “奔雷掌——”

  小南瞬间一掌击出,画面瞬间定格。小南一步踏出成弓步,一掌狠狠的轰击中小兰的腹部。小兰的身体肉眼可见的弓了起来。

  身形比冲来更快的速度倒飞而去。周身电弧闪动,肆虐着小兰的周身。

  “啊——”

  雷电的肆虐,让小兰倒在地上痛苦的嘶嚎。之前就是被小南千刀万剐都没有发出一声惨叫,却经不起小南两招雷属性攻击。

  看到这一幕,小南心底大定,运转功力,气势狂涌。周身电弧闪动,雷蛇游走周身。这一套功法曾经是北坎侯的本命神功,北坎侯被杀之后,功法武功被收录进玄天府。

  十六年了,没有一个玄天卫能修炼成功,甚至是连修炼的想法都没有。

  不是这套功法威力不强,一旦练成,同级无敌岂会不受人钟爱?但这一套功法修炼的难度却堪称恐怖,不仅对资质有要求,还要有强大的心脏,有承受修炼时出现一丝一毫意外就得身死道消的危险的觉悟。

  若非纯血的武痴,谁会修炼这种送命的功法?

  但偏偏,有人修炼了。而且还修炼成了!

  小兰痛苦的哀嚎停了下来,此刻的她,惊恐的看着周身被电弧缠绕,仿佛披上了雷甲的小南。

  “天罡五雷诀!”小南冰冷的声音吐出,身形瞬间化作流光,围绕着小兰的身体周围奔跑,身后的雷霆仿佛洒下的彩带一般绚丽。

  当雷霆首尾连接,形成一个密封的圆的时候,雷霆领域已经完成。无数电弧如触手一般缠绕上小兰的身体,在一阵噼里啪啦的爆破声中,小兰的惨叫声响起。

  不知过了多久,小南电弧消失,小南气喘吁吁的看着周身被她炸出的三丈坑洞,坑洞中间的小兰却早已经飞灰湮灭。

  “这是什么怪物呢……”一声呢喃响起,小南精美的容颜在月下美若天仙。

  第二天,阳光明媚。

  楚州玉竹山庄后院,小凤凰美滋滋的摆弄着眼前的变形金刚玩具。眼神还时不时的挑衅身边的爱狸。

  这个玩具,不是陆笙给她做的,输了就没有,这是陆笙的原则。当然,陆笙也不会每天都这么闲。但奈何,小凤凰有个动手能力逆天的儿子。

  被小凤凰缠的没办法,陆颖竟然答应给她做个一摸一样的。人不逼一下自己,还不知道潜力有多大。一个变形金刚的难度不只是在雕刻上面,而是由近百个零件相互拼装而成。零件的组配上,要尽量的缩小装配间隙,这就需要精确的尺寸把控。

  好在有爱狸手中的样板作为参考,否则就算陆颖大脑堪比计算机业无可奈何。

  花了一天时间,小凤凰得到了心爱的玩具,而陆颖则换来十指都被纱布包裹的下场。这,就是宠溺妹妹的下场。

  陆笙看到这么惨的陆颖,心底暗道活该。

  “府君,前面收到徽州玄天府急报,是小南送来的。”步非烟从前院进来,将手中的信封交到陆笙面前。

  “不至于吧?小南连这点小问题都解决不了?”陆笙一边说着,一边打开信封展开信。

  信纸很厚,足有数千字。看着看着,陆笙的眉头紧锁了起来。

  “怎么了?小南有麻烦了?”

  “徽州发现了一些有意思的事……”陆笙嘴里说的轻巧,心底却一点也不轻巧。

  “你要去?需要我一起去么?”

  “不用。”陆笙连忙说道,“有需要我会传讯给你。”

  说着,站起身,身形一闪消失在院中。当陆笙再次出现的时候,身上穿着紫色的制服迎风舞动。

  陆笙,已经近三年没有穿这一身制服了,穿上之后,三年闲来无事养成的皮懒一扫而空。瞬息间,气势冲霄战意迫人。

  “三年了,我都无聊死了。”

  “早去早回。”步非烟淡淡的说道。

  “放心,夫君我的实力你还不知道?除非真神降临,否则……哼!”

  脚踏飞剑,冲上云霄。

  陆笙脚踏飞剑的速度,可是比小南赶去的速度快的多。刚刚到午时,陆笙就已经感到了徽州。徽州玄天府都没见过陆笙踏剑飞行的风采,一个个张大了嘴巴仰望天空。

  要不是小南轻咳一声唤醒了他们,气氛难免尴尬。

  “卑职徽州玄天府总镇胡力,参见府君大人。”

  陆笙轻轻的落地,手指一招,羲和剑消失在陆笙的身体中。看着这一幕,更是惊掉了一地的下巴。

  会议室之中,胡力向陆笙介绍了案情。

  “现已查明,刘府被灭门一案与青璇大家并无关系,但凶手确实出自戏班,已经被纤大人就地正法。但纤大人的证词中,那个叫小兰的并不是幕后黑手,而是一个身穿红衣的女人。接下来的案情,还是由纤大人向府君大人汇报吧。”

  “好吧,各位兄弟,府君大人。前天晚上,小白通过那粒纽扣帮我找到了假死的小兰,我在赶到城外小庙的时候,小兰正在服侍一个女子沐浴。

  所以我推断,小兰只是被指使者,真正的幕后黑手是不是那个神秘女子,我目前不能做准确判断。但我的主观上推断是!

  我在质问小兰为何要杀刘家满门的时候,她道出一个荒谬的理由。就是让新娘子在新婚之夜,最幸福的时候死去,才是对她最好的救赎。

  这个理由在常人看来很荒谬,但在思维极端,精神有问题的人思维里倒也算正常。所以我怀疑,幕后黑手是个在成亲之后活的极为苦难从而变态的人。

  她无法耿耿于怀与新婚之夜的幸福,如果心中的仇恨越深,她就越无法面对当初自己新婚之夜的幸福,越是恨那个时候为什么这么傻……从人的心理角度来分析,干了蠢事后悔的时候,就恨不得给自己两巴掌。

  而她,更是将这个想法扭曲而扩大,并辐射到了别人的身上。还有,我要纠正胡大人说得一点。那个女子离开的时候身上穿的不是普通的红色衣裳,而是成亲时新娘子穿的衣裳。

  最后,也是最重要的一点。昨天被我就地正法的小兰,应该不是人!”